彭杜新闻网
彭杜新闻网 > 综合 > 财政部修订金融企业财规 银行“藏利”将遇天花板

财政部修订金融企业财规 银行“藏利”将遇天花板

12年过去了,金融企业的财务规则已经彻底改革。此次修订的重点是近年来金融业的突出问题。

9月26日,财政部发布《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对2007年生效的现行财务规则(以下简称《第42号令》)进行实质性修订,修订60条,增加105条,删除5条,只有4条保持不变。

“这次修订更有针对性。这些修改对于解决金融企业以前存在的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防范金融风险,促进金融企业坚持自己的产业,回到原点,服务实体经济,实现金融企业的高质量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盛骏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说。

其中,旨在通过增加准备金来规范银行业隐瞒利润的做法和纠正金融企业股东对金融企业股权质押的规定引起了市场的极大关注。

剑指的是金融业的突出问题

目前的第42号法令自2007年以来已经执行了12年。

关于改革的初衷,财政部表示,近年来中国金融企业的内外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在金融领域创新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金融混乱,增加了金融企业的经营风险和金融风险,如虚假注资、非法持股、滥用股东权利损害金融企业利益等。与此同时,金融创新层出不穷,金融产品越来越复杂,监管套利和监管缺口同时存在。虚假出资、非法经营、财务管理不善等引发的金融领域重大风险事件,严重影响了国家、投资者、债权人、金融企业和公众的合法权益。为了积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维护各方权益,迫切需要修改和完善第42号令。

从这个版本的草案来看,与现行法规相比,修改了60条,增加了105条,删除了5条,增加了预算管理、资本管理、投资管理、评估和评价,对原有内容进行了重大调整,只有4条没有变化。

“该草案的基本目标是针对近年来悬而未决的问题,重塑金融企业的财务规则。与12年前的文件相比,它不再具有可比性。”金融业的一位资深金融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这次修订更有针对性。例如,在投资和经营金融机构的过程中,一些以前受到广泛批评的非金融企业,利用虚假的非自有资金、循环资本注入,甚至一些工业资本将金融机构视为“提款机”等混乱现象,这部分反映在新增加的资本管理中。投资管理将规范资金闲置现象和不现实现象。”朱盛骏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此外,与赞成"限期改正"、"警告"和"通报批评"的第42号法令的处罚相比,该草案的处罚也有很大修改。例如,对代表持有人隐瞒利润、抽逃出资和违反规定等行为,处以相当于违法金额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与此同时,近年来出现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数量将被纳入申请范围,在离岸中心和金融自由港注册的海外注册机构也将被纳入申请范围。

第一位财经记者指出,6月26日的草案是财政部第二次公开征求对金融企业“大修”财务规则的意见。去年底,财政部首次征求意见。

在对草案的两个版本进行比较后,第一位财经记者发现,与12年后的“大修”相比,草案的两个版本之间只有细微的调整。然而,草案的最新版本仍然在以前版本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关键问题的内容。例如,在金融集团方面,新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金融控股公司等金融集团投资设立实质性金融业务的法人级别原则上不得超过三级。在负责人薪酬方面,新增金融企业负责人任职期间发生重大失误,给金融企业造成重大损失或者公司治理过程中出现重大问题的,金融企业应当追回负责人薪酬。

此外,新版草案增加了关于金融企业“接管”和制定“企业回收和处置计划”的相关规定。

监管银行隐性利润的“小九”

在征求意见稿中,关于储备基金的规定受到了市场的最大关注,特别是关于超额储备基金的规定。

此次协商草案明确规定,金融企业原则上不得留出国家规定的最低标准的2倍以上,超过2倍的部分应在年末恢复为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以前,市场上常见的问题是外汇储备筹集不够。现在,监管机构发现了市场中的新问题,并对超额提款施加了相应的限制。这对银行业有很大影响。一些银行将通过在“好时光”增加准备金来隐藏利润,并在必要时释放准备金。这种调整利润的手段将受到限制。”上述高级财务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朱盛骏还表示,草案中有关外汇储备的规定主要针对银行业。此前,寿险准备金制度相对完善,通过准备金调整利润的情况相对较少。

财政部在本次咨询草案的修订解释中特别以银行业为例:“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机构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的,应将其视为隐藏利润的趋势,超额准备金应减为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据统计,第一财经发现,截至2019年年中,拨备覆盖率是150%的两倍以上,即300%的银行有17家,包括宁波银行、南京银行、招商银行、上海银行等上市银行。2017年底和2018年底,当数据更加全面时,102和113个国家的拨备覆盖率分别超过300%。

然而,抑制利润调整并真正反映拨备水平的结果之一可能是释放银行利润。此次修订的出发点是防止金融企业利用准备金调整利润,并对巨额超额准备金进行监管,这可能会释放一些银行的利润,从而增加银行股的股息朱盛骏告诉第一财经新闻。

届时,银行业将释放利润并增加股息。这种情绪在市场上蔓延,银行股也将受到欢迎。数据显示,9月26日上证综指和深证综指双双下跌时,银行板块指数上涨1.44%,为当日最高涨幅。在该行业,宁波银行上涨5.41%,在上市银行中排名第一。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分析师王亦丰在一份论文分析中表示,在这种情况下,银行业可能需要在更审慎地确认不良资产和释放利润之间做出权衡。如果选择减少资产减值准备,增加净资产和利润,相应的优质银行也会相应增加股息,股息的增加可能会小幅降低资本充足率。然而,与此同时,他认为草案中“最低标准”的定义和其他相关定义仍需进一步澄清。与此同时,银行仍可选择ifrs9(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金融工具),并可通过增加非信贷资产风险准备金来避免“监管准则加倍”的限制。他认为最终实施不会对银行业务产生重大影响。

高风险质押行为的整改

除准备金外,《资本管理》是本草案的新篇章,其中高风险质押是整改的主要目标。

该草案规定,金融企业投资者不得在有限出售期内质押金融企业股权。投资者质押的金融企业股权金额超过金融企业股权的50%或金融企业股权总额的5%,以较低者为准。金融企业应当在公司章程中规定,按照质押股份比例限制其在(大)股东大会上的表决权。

财政部表示,目前对金融企业股权质押没有明确规定。金融企业的一些投资者多次质押股票,增加各级杠杆,加剧了金融风险。为此,《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金融企业投资者在有限销售期内不得质押金融企业股权,质押融资不得用于股权收购,股东权利仅限于一定比例的股权质押,以确保公司治理结构的稳定。

业内人士表示,股权质押是股东自身的经济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实际上并没有减少持股数量,但仍存在一些潜在风险,如上市公司控制权异常转移的风险。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质押股份以增加融资额度,避免被迫清算等不利情况,可能会对上市公司的融资和披露进行一系列非法操作。一旦强制清算导致上市公司股票短期大幅下跌等。

据数据显示,截至9月20日,约有102家上市金融企业进行了股权质押,其中约有32家进行了限制性股权质押。

(资料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江苏11选5 甘肃11选5投注 江苏快3下注 安徽11选5 bet